• <th id="98jgy"><pre id="98jgy"><dl id="98jgy"></dl></pre></th>

      <dd id="98jgy"></dd>
    1. <nav id="98jgy"><center id="98jgy"></center></nav>

      人物 Yi People

      当前位置: 首页 > 人物 > 彝人英杰

      18岁彝族新兵李启,参军一个月上战场,浴血火海牺牲,芳华剧组致敬

      作者:南疆战旗红 发布时间:2021-03-15 原出处:南疆战旗红公众号
      yizuren.com,始建于2001年。

      1979年对越自卫还击战,有一位年仅18岁的彝族新兵李启,在战斗关键时刻,不顾自己身负重伤,勇敢闯进火海牵制越军,掩护战友,献出了年轻的生命,军委授予李启“战斗英雄”荣誉称号。

      image.png

      战斗英雄李启肖像画(1961-1979),牺牲于1979年2月23日,军委授“战斗英雄”荣誉称号。

      李启是云南富民县人,彝族,1961年生,1979年1月参军,成为13军38师112团4连的一名新战士。他刚入伍,就投入到紧张的临战训练中,和战友们一起在山上进行跃进、滚进、匍匐前进等战术课目训练。战友们发现他的左腿有点不对劲,掀起他的裤脚一看,见他腿上缠着被血浸透了的纱布。面对的关切,李启满不在乎:“一点小伤,没有问题。”班长叫他回去休息,他却不肯,差点哭了起来:“班长,这是什么时候了,我现在多学点军事技术,将来就能多消灭几个敌人呀!”

      参军第三天,新兵进行首次实弹射击,李启的步枪射击推了“光头”。由于是在山地靶场,带着一定的仰角射击,作为一名新兵,打不好也情有可原。可李启很难过,因为这个“光头”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在班长和战友们的帮助下,李启刻苦练习,实弹射击终于取得了好成绩。

      战斗打响前,李启和战友聊天时说:我知道,打仗牺牲是免不了的。如果我牺牲了,请你给我家写封信,让父母不要为我悲伤,让哥哥化悲痛为力量,好好工作。”

      image.png

      李启参军一个月,就踏上了对越还击的战场。2月18日,战斗打响的第二天,4连执行穿插任务。在一个山丫口,突然发现敌情,连队迅速占领了两侧高地,仔细搜索高地每一个山洞,每一窝草丛。当完成任务清点人员时,战友们发现李启不在了。大家找遍了整个阵地,仍未发现李启的影子。

      副班长曾树全发现,远处山头上有一个正在冲锋的战士,背影像李启,他大声呼喊李启。战士转过头,取出白毛巾在空中挥了几下,然后右手向前方猛力一挥,示意越军就在前面,又继续向前冲了。

      前面山头上的兄弟连队,同越军激烈交火的枪声慢慢稀了下来。李启提着步枪跑回了连队阵地,像是遇到大喜事,喘着气说:“打着了,打着了!十发子弹,消灭一个越军!”

      原来,4连正在搜山的时候,李启突然听到冲锋号,抬头看见战友们向越军方向冲锋。一听到号声,李启就端枪冲了上去,用十发子弹打死一个越军。打完这场战斗,李启才注意看周围的干部战士,发现一个也不认识,这才知道是跟着兄弟连队冲上去了。

      image.png

      2月23日,4连参加攻打柑糖外围的369高地、219高地和另一个无名高地的任务。这三个高地互相连接,位于保胜至柑糖的交通要道上,周围群山环抱,山上茅草和灌木丛生,地形复杂险要。越军118团三营指挥所和一个加强连驻守在这里,控制着保胜至柑糖的公路,成为我军南下柑糖,围歼敌越军345师的一道障碍。

      我军要以一个连的兵力,歼灭固守高地的越军一个加强连和营指挥所,这显然是一场恶战。早上7点钟,我军的大炮向越军猛烈射击,只见越军阵地尘土飞扬,硝烟弥漫。4连官兵在炮火的掩护下,向敌前沿一个无名高地发起攻击。李启在突击排编成下,向越军阵地猛扑过去。

      到达无名高地,要经过两条公路、一条小河。越军的机枪、冲锋枪和60迫击炮一齐开火,向我突击排射击,枪弹像雨点一样封锁了前进道路。突击排冒着越军的火力,时而勇猛冲锋,时而匍匐前进,巧妙利用茅草、树干作掩护,向公路接近。距离公路50米的地方,是一堵很陡的绝壁。李启把枪背好,贴着绝壁向下一滚,滚到了公路边,然后跃身而起,飞也似地穿过公路,涉过小河,进入无名高地前的草丛。

      image.png

      (越军资料照)

      无名高地是越军固守369高地的重要前沿阵地,李启所在班的任务,是从右侧为全连打开通道。当前进到距敌堑壕5米远处时,班长张仕和猛然跃起,向越军投出一颗手榴弹。越军发现了目标,慌忙用火焰喷射器向张仕和喷射,张仕和的胸部燃烧起来,枪上的弹夹烧坏了,弹袋也起火,张仕和就地一滚。这时,紧跟在班长后面的李启接连向越军投出了两颗手榴弹,第一个冲进堑壕,向越军射击。全班随后冲进了敌堑壕,李启和战友们一起追歼逃敌。紧接着,他们班又消灭了几个越军的火力点,和一、二班互相配合,夺取了越军占据的无名高地。

      攻克无名高地后,219高地上的越军狂叫着向我军反扑,排长李仕成命令:“把越军放进来打!”当敌距我30米时,全排一齐开火,20多个越军全部被击毙,其中李启打死了2名越军。

      下午3时,一排从右、二排从左,继续向369高地发起攻击。369高地是越军的核心阵地,越军的营指挥所就设在这里。越军看到219和无名高地被我军攻占,十分恐惧,疯狂地挣扎,试图坚守最后的阵地,各种枪弹、炮弹和侧射火力拼命地向我方射击。恐惧中的越军,使出了最后的“绝招”,从山上向一排正面打来燃烧弹,一下把茅草点燃了,几丈高的熊熊烈火,趁着风势向着一排凶猛扑来,顿时成了一片火海,情况非常危急。

      image.png

      (越军资料照)

      连长立即命令一排撤离开阔地,从左侧插上去消灭369高地上的越军。就在这时,在阵地右侧的李启中弹负伤,左腿被打断了,鲜血浸透了军裤,染红了草地,班长呼喊李启的名字,抢上去为他包扎,李启却对班长说:“班长别管我,赶快去攻打主峰!”说着,他左手拿着枪,右手用力地支撑着地面想站起来,但因为左腿伤重,刚刚欠起半个身子就倒了下去,而且他的臀部又中了弹,行动更加不便。但是,李启克服重伤痛苦,伏卧在地上,顽强地向越军射击。

      李启腿上的血在淌,草地又被染红了一片。班长一咬牙,背起李启就向左侧走。李启在班长背上恳求:“班长,放下我,快放下我!”班长死死地把李启背在背上不肯松手。谁知刚刚走了五六米,不知李启从哪里来的一股劲,竟然一下从班长的背上挣脱,又在草地上趴着向越军射击。

      这时,又有几个战友中弹负伤,班长不得不暂时离开李启,利用有利地形用冲锋枪向越军扫射,压制越军火力。当班长回来寻找李启的时候,李启已经不在原地了,草地上只有他受伤时留下的血迹。这时,战友们看到李启拖着伤腿,迎着大火爬去,已经临近了第一道火墙。战斗小组长李文军急得大声喊:“回来,快回来!”可是李启头也不回,边爬边向越军射击。

      image.png

      李启在烈火中射击着,越军的火力集中射向李启,打得周围灰飞火迸。由于李启的牵制,越军对突击排的火力明显减弱。李启冲过第一道火墙。这时,只要他向右边山坡一滚,还可以避开火势,但李启为了吸引越军的火力,掩护战友冲击,勇敢地向第二道火墙继续爬去,一边爬一边向越军射击。烈火烧着了李启的军衣、军帽和头发,可他还在火海中爬行射击。直到浓烟烈火把李启吞没了,火海中还传来李启射击的枪声。

      战友们无法想像,李启每向前爬一步,要忍受多么大的痛苦!从他负伤的地点到牺牲之处,不过一百多米,可这一百多米的路,是烈士用自己的血肉铺成的。战友们迅速绕过火墙,从左侧直插主峰,从越军的屁股后面发起攻击,一举消灭了山上和营指挥所里的越军,击毙越军大尉营长,占领了369高地。

      战斗结束,战友们在茅草烧成灰烬的山坡上,找到了李启的遗体。他手里还握着木质部分已被烧焦的枪,枪口所指向的方向,躺着两具同样被烧焦了的越军尸体。战友从烈士遗体肋下两小块红色内衫的残片,辨认出是李启,个个热泪盈眶。

      image.png

      李启安葬于云南蒙自烈士陵园,是陵园中的两位一级英雄之一。

      image.png

      电影《芳华》在蒙自烈士陵园取景,刘峰和何小萍到烈士陵园看望战友,向为国捐躯的“李启”们致敬。
      yizuren.com,始建于2001年。
      编辑:阿着地 发布: 阿着地 标签: 彝族战士 李启 越战 彝族英雄
      收藏(0 推荐(
      本站仅限会员评论。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内容。 您好:
      茄子在线看片免费人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