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 id="98jgy"><pre id="98jgy"><dl id="98jgy"></dl></pre></th>

      <dd id="98jgy"></dd>
    1. <nav id="98jgy"><center id="98jgy"></center></nav>

      傳統文化 National Culture

      當前位置: 首頁 > 傳統文化 > 物質文化與自然科學

      彝族歷法的起源與發展

      作者:戈隆阿弘 發布時間:2021-09-10 原出處:《紅河彝學二十年》

      彝族人網,創建最早,影響力和規模最大的彝族文化網站,yizuren.com

      歷法的制定,是一個民族進人文明時代的一個重要標志。因此,研究民族文化,必然少不了對民族傳統歷法的研究。本次會議的主題是研究彝族“十月太陽歷”。這么多全國的學者來集中研究彝族“十月太陽歷”,在彝族文化發展史上,還是第一次。會議的研究成果,必將使我們對彝族歷史與文化的認識更深人一步,因而是很有意義的。

      image.png

      彝族“十月太陽歷”,自八十年代初發掘整理,公諸于世,引起國內外學者的高度重視,研究文章很多,本文僅就彝族歷法的起源與發展作一粗淺探析。

      一、“十月歷”產生的歷史背景

      歷法,是人類歷史發展到一定階段的產物,彝族“十月歷”,歷史非常悠久。據在滇南彌勒縣發現的彝族“十月歷”文獻《天文歷法史》及記述“十月歷”的創始人戈施蠻(真名施滴添自)古彝文獻《施滴添自》記載,從施滴添自創造“十月歷”到《施滴添自》成書,其問已有248代,按25年一代計算,達六千多年。而中國歷史,一般只算到五千年。也就是說,彝族“十月歷”的創造,已是中國史前時件代的事。因此,要了解彝族“十月歷”,有必要談談中國的史前史和民族發展史。

      現代地質學研究的最新成果證明,兩億年前的中國版圖,屬于古特提斯洋(古地中海)的邊緣海。由于地球板構造的漂移運動,位于今印度洋的古岡瓦納大陸分裂為三,即澳洲大陸、印度和非洲。印度板塊向北飄移,與歐亞板塊相碰撞,擠沒了特提斯洋的邊緣海,才形成了現今中國的地理結構。現代考古學研究成果證明,我們黃種人類的遠古祖先,是在兩三億年前的康滇古陸上演化而形成的古猿人進化而來的。現今在亞洲地域發現的古猿人化石,年代最久遠的,大都集中于云尹高原,即當年的康滇古陸地域之內。如距今一千五百萬年的開遠小龍潭瑪古猿化石,八百萬年的祿豐古猿化石,四百萬年的元謀蝴蝶嶺的猿人岔科化石,兩百五十萬年的,“東方人”化石,一百七十萬年的“元謀人”化石,都在當年康滇古陸地域之內。過去,我們一直說,黃河流域是中華民族的搖籃。因為那時,還只發現四五十萬年的“北京人”化石和六七十萬年的陜西“藍田人”化石。在云貴高原發現了一系列年代更為悠久的古人類化石后,現在有二種說法:“長江流域同樣是中華民族的搖籃。

      筆者在研究上述出土的古人類人石時,發現了一個有趣的現象,從南到北,出土的古人類化右年代可排成階梯狀。如最南邊的開遠,1500萬年,往北到祿豐是800萬年,再往北是元謀,400萬年,250萬年,170萬年,再往北,跨過長江到陜西藍田,是六七十萬年,過黃河到北京周口店是四五十萬年。為何成此階梯形?百思而不得其解。后來研究了地質學,知道了前面說到的中國地理結構的形成過程,才恍然大悟,那是古猿人在康滇古陸繁衍出來后,隨著中原陸地的形成和適應古猿生活條件的造就,為了采集和漁獵,逐漸向北方遷徙的結果。

      從中國地域形成,古人類化石年代成階梯形和近年民族文化學研究成果,將中國文明的源頭追溯到世居金沙江兩岸的彝族文化中三個因素可以判斷,云貴高原是我們黃種人類的發源地這一論斷的正確性。從此,筆者集二十年研究的成果,撰寫出三十萬字的專著《彝族古代史一兼論中國史前史、民族發展史》。

      大量的史學資料證明,彝族是中國最古老的一個民族,她們千一萬年以來,一直生息繁衍在云貴高原金沙江兩岸地區,是“東方人”、“元謀人”的直系后裔。彝族先民古夷人,在云貴高原生息繁衍出來后,隨著人口的增長,逐步向北發展,進人巴蜀盆地,形成以成都平原和滇池周圍為中心的古夷人聚居地。通過長期發展,形成有共同語言、共同文化、共同經濟(畜牧、農耕)的古代民族。之后,又一次大遷徙。在巴蜀的部份,有的向西北遷到青藏高原,成為后來的羌人、氐人。后羌人中,有的成為藏人,還有的遷人西亞,成為蘇美爾人。有的遷人甘南,趁“洪水”之后中原空虛,又向東進入中原,有的又向山東等東部沿海發展。這部份人,也就是漢史書上記載的伏羲、炎、黃。漢史書上記載的“伏羲生于成紀”(今甘南天水),炎帝“長于羌水(渭水)”“初都陳(今河南濮陽),又徙魯(山東)”說的就是這段歷史。炎黃分支人山東者成為東夷,后稱“九夷”。一有的向東進人湖南,成為今土家族的先民。在云南的部份,逐步發展,分支出彝、白、納西、拉枯、傈僳、哈尼等彝語支各族。部份遷徙入緬、印度、老撾和越南等地。這就是彝族先民古夷人的發展史。伏羲、炎、黃及其分支“九夷”,都是進入中原的古夷人。他們與世居云貴高原的彝族有血緣、文化上的聯系,這也就是九千年前的湖南彭頭山出土陶符,六七千年前的西安坡攀出土陶符,河南賈湖遺址陶符,山東龍山時代的陶符,包括“夏禹書”“倉頡書”,都可以用古彝文破譯的原因。也是中國文明的源頭,查來查去,最后追溯到世居云貴高原的彝族文化之中的原因。說明,古夷人伏羲、炎、黃的先民還在四川盆地時,就創造出了文字,編制出了“十月太陽歷”。伏羲、炎、黃遷徙人中原的時候,也就把文字和歷法帶入中原。有人以中原出土的眾多陶符可以用古彝文破譯作論據,說西南彝族是從中原遷徙到西南的。在筆者看來,是本末倒置。當然,西南地區至今尚未出土遠古陶符,也就是說,還未找到有力證據,我看那只是個時間問題。四川鄲縣出土的春秋戰國時代的銅上的彝丈,筆劃工整、流暢,成都三星堆出土三千多年前的金銀器物、飾品,精巧絕倫,其工藝水平比中原出土的向時代的水平高。戰國時,巴蜀國就是七雄中最富庶的經濟、文化之邦,令其六雄垂涎。這一切都說明,古代的巴蜀(古夷人故地)是中國文明的一個重要發源地之一。相信今后定會有更多的文物出土,包括遠古時代的文字出土。

      總之,中國地質史、田野考古資料、民族發展史、民族文化史都說明去貴高原是黃種人類的原始發源地,彝族是中國最古老的民族,是許多民族的文化發展的源頭,這是毫無疑問的。世界最古老、最簡明而科學的“十月太陽歷”出在彝族中,這是毫不奇怪的。

      二、厲法的起源

      歷法是怎樣來的?它在我們原始先民的社會生活中起到一種怎樣的作用?史學界一般認為:歷法的制定,與人類社會進入畜牧、農耕有聯系。因為畜牧、農耕,要求嚴格掌握季節與氣候變化,才能做到適時播種,達到豐產豐收。這一論斷,不能說沒有道理。比如,中國古歷(夏小正),按月份排列,記載了每個月份的物候、氣象、天文,以及各個月份應進行的生產事項,如漁獵、農耕、蠶桑、制衣、養馬等。實際就是當時的當權者安排生產活動的日程表。世界各國的歷法,也都與生產活動有關。因此,歷法的制定,與人類畜較、農耕有關的認識,也就成為一個普遍的共識‘然而,歷法是人類進人畜牧、農耕之后才制定的結論,依筆者看來,未免有失偏頗。

      我們知道,歷法的功用是多方面的。掌握季節,為生產服務,是歷法的一大作用,但不是唯一的作用。歷法的最大功能,應該說還在于掌握時序變化的規律,由此達到建立人的牢固的時空觀念。有了時空觀念,人類才能有效地認識自然,認識自然物質運動和生命運動規律,包括日月星辰的運動規律和動植物(特別是人)的生命運動規律。換句通俗的話講,有了嚴格的時空觀念,才會知道莊稼何時該種?何時成熟?植物何時開花結果?人何時出生、成長、何時衰老、死亡?等等。這些問題,在我們原始先同那里,都是經常碰到而必須解決的問題。此外,我們知道,在原始社會中,因為不懂科學,人們都非常迷信鬼神,凡事都要占卜,祈求天神的啟示。而歷法,并非人類進人畜牧,農耕以后的事,而這之前很早就產生了。近年在麗江地區寧蒗彝族自治縣發現的“人體歷法”就是一例。

      “人體歷法”,亦稱“月經歷法”,按婦女月經周期28天為一個月,一年為十三個月。此歷法,是阿蘇大嶺(現任麗江地委書記)于1983年在寧蒗召集彝老座談會時的第一次發現。1983年3月13日,阿蘇大嶺給在北京的劉堯漢先生寫信,告知他彝老反映有此歷法。劉老很高興,將此歷法寫進了他的名著《中國文明源頭新探》。

      “人體歷法”紀時方法極為簡單,但從其“二十八天為一個月,十三個月為一年”這點看,當時的原始先民顯終已從日月轉換,地球氣候變化,物候變化中知道了地球有個大的循環周期。為了掌握此循環周期,聰明的女部落首領就以自已月經周期為準,定為一個時段,十三個時段就是一年。當然這種歷法是不完備的,也缺乏科學性。就是說,它還不能準確地體現出地球繞太陽旋轉一周的時間,體現不出季節變化。但它是歷法,在彝族古代社會中應用過很長時間,很深人人心,不然也就不可能保存到如今了。

      “人體歷法”以月經周期紀日,體現不了地球四季變化,顯然它與人類的生產活動聯系不緊密。很可能當時的人類還處采集、漁獵時代,還不要求嚴格掌握季節變化規律,其作用僅僅在于紀月和紀年,掌握時空變化。由此可以證明,歷法的產生,遠比人們意料的要早得多。它的發現,在世界歷法史上可算是一個奇跡,具有很高的科研價值。

      古代的歷法,都有一個特點,那就是以獸紀日、紀月和紀年。如彝族“十月歷”,漢族的“陰歷(農歷)”都以虎、兔、龍、蛇、馬,羊、猴、雞、狗、豬、鼠、牛十二獸紀年月日時。所不同的是,彝族的“羊”,具體指“綿羊”,鼠,彝族指“雀鳥”。為什么要以獸紀時?按照劉堯漢先生在《文明中國的彝族十月歷》 中解釋是:“十二獸歷法起源于原始時代的圖騰崇拜”,“是原始人把各種動物、植物、無生物、器物(豬槽),自然現象(如風、沙、雨、黑、光明、水等等)作為紀日的名稱”。這種解釋,未免籠統,帶有很大的隨意性。還沒有揭示我們的原始先民何以用十二獸紀日的真正原因。

      圖騰崇拜,是自然崇拜的一種表現。十二獸,自然也可以說是原始人的祟拜物,但在筆者看來,十二獸紀日與圖騰崇拜,嚴格講不是一回事。我們知道,圖騰物,是原始人部落氏族的一種標志。目前所知,十二獸中,除虎、龍、蛇、羊、雞、狗、牛之外,尚未發現以兔、馬、猴、豬等為圖騰的。再說;歷法的創造者,只會是某人或某幾個人集體創造,而他們只能是一個圖騰的子民。因此,“圖騰“是不能成立的。如實地講,應該是自然崇拜的產物。

      彝族自古祟信“萬物有靈”,認為自然界的一切,包括天、地、人都有主宰的神靈,由此而興起自然神靈祟拜。彝族先民堅信萬物有靈,自然,時間、時段、祭祀、節日等民俗活動,亦有其主宰神。在彝族先民看來,這種神,并非人為的選擇,而是天神格茲給指派的,人們可以認識它,而不能改變它。這種觀念,對今天的人們是一種迷信,但在我們的原始先民,卻是一種知識,一種人人都必須了解,代代應傳頌的知識。這種傳頌自然主宰神靈的活動,在民間文學作品中最為常見,《云南彝族歌謠集成》 中的許多歌謠就反映了這方面的內容。如《祭龍詞》 ,搜集于楚雄,是每年正月初二“祭龍”節時、在“接龍”的路上兩個畢摩一問一答進行對唱的。

      歌詞唱道:

      甲:一年十二個月

      每月有兩節,

      每月有一龍,

      正月有兩節,

      不知什么節,

      正月有條龍,

      不知什么龍?

      乙:正月這個月,

      立春雨水節,

      正月這條龍,

      嘴巴十分大,

      胡子長又長,

      它是獸中王,

      它是老虎龍。

      歌,從正、二三……順序唱到十二月,每月都點出所含的節氣和主宰的龍。依次,二月是小免龍,三月地真龍,四月是蛇龍,五月是馬龍,六月是羊龍,七月是猿猴龍、八月是雞龍,九月是狗龍,十月是豬龍,冬月是馬龍,臘月是牛龍。它反映了在當地彝人的觀念里,每月都有一條主宰風雨的龍。祭龍,彝說叫“咪戛毫”,意為祭獻土地。是一種古代流傳下來的農耕禮儀,目的在于祈求全年風調雨順,五谷豐登,人畜興旺。歌詞與遠古時相比自然會有變化‘但“每月有一條主宰風雨的龍”這點.當是原始觀念的一種遺留。值得注意的是十二條龍、實際就是“十月歷”中的十二獸,可以說是“十月歷”存在的佐證。

      又如,“火把歌”中有一首《掌火歌》,是從元謀小涼山搜集來的,是火把節“打跳”時唱的歌。男女對唱,其歌詞內容是唱十二年一輪火把節“掌火”的動物:

      男:十二年一輪火把節,一年過去了,

      今年哪樣來掌火?

      女:今年老鴉來掌火,

      娘是黑的,

      兒是黑的,

      娘兒一樣大。

      歌詞從一唱到十二,掌火的動物,從烏鴉開始,依次是喜鵲、野雞、箐雞、畫眉、鷂鷹、豪豬、麂子、狐貍、小牛、毛羊和小貓。

      所謂“掌火”,意指該屆火把節的主持神。是天神格茲給安排的,后人要代代相傳,以明事理。實際,也就把火把節神圣化。為什么選十二種動物來掌火?無史料可考,總的來講,還是一種神靈崇拜。

      月份有主宰龍,節日有主宰的動物,歷法,自然亦有主宰時段的動物神靈。這就是十二獸紀日的來源。

      三、彝族歷法的演變與發展

      彝族古代歷法,目前已發掘出四個,即“人體歷法”、“十八月歷法” “十獸歷法”和“十月歷法”。仔細研究四個歷法,我們可以發現擴它們是四個不同歷史階段的產物。它們之間存在著緊密的聯系,有承襲性,表現出了彝族歷法由初創、發展到完善這樣一個過程。

      “人體歷法”前面已談到,它是以婦女月經周期28天為準紀時的二個歷法。可以說,它是我們古代先民最初制定的一個歷法。因為這種歷法不完備,缺乏應有的科學性,不能準確體現地球上的季節變化、只能紀時。人類進人畜牧、農耕以后,為了準確掌握地球季節變化,以便更好地指導生產活動,我們的古代先民,又重新制定了歷法,取代了人體歷法,這樣,人體歷法就逐漸廢棄,只在部份地區保留。

      “十八月歷法”,是一個典型的天文歷法,它以北斗星的斗柄指樸向定季節,上指為暑,下指為大寒。將一個寒熱轉換的周期365天劃分為十八個時段,每段時空為20天,剩余5 天為禁忌日或稱“祭祀日”。顯然,這時,我們的古代先民已經發現了地球上季節變化與天體位置的變化有直接關系。于是開始了天文觀察,通過天文觀察,發現寒熱兩節,北斗星的斗柄指向剛好在上下兩級,于是定下大寒、大暑兩個節。掌握了寒熱轉換的時間和規律,實際也就基本上掌握了地球季節變化,對人類的生產生活具有較強的指導意義。

      此歷法是什么時候制定的?無從考察。但有一點很引人注目,那就是它與美洲印第安人的“十八月歷”在時間安排上,剩余5 天作為節日的安排都基本一致。1992 年,劉堯漢等人發現彝族“十八月歷”的消息見報后,在墨西哥引起極大反響,據中外史家研究,美洲印第安人,屬黃種人,是三萬年前從亞洲,經過白令海峽遷徙進人美洲的擴至今,其文化習俗,有許多仍與中國,特別是與彝族相同和相似。比如,崇虎習俗,象形文字,書寫方法,用于天文觀察的三臺形向天墳(金字塔),六月二十四節(彝族叫火把節,墨西哥印第安人祭太陽神)。假如美洲印第安大與彝族先民古夷人有血緣、文化上的聯系,“十八月歷”同出一源,是從亞洲帶過去的,那么,彝族“十八月歷”的制定,其時間起碼在三萬年以上。假如并非同出一源,是各自創造的,自當別論了無論如何,可以肯定彝族的“十八月歷法”,是“人體歷法”的發展,其歷史相當悠久,這一點毫無疑義的。

      “十獸歷法”,也就是滇南彝文古籍《天文歷法史》中記載的“十月歷”。因其以虎、水獺、鱷、蟒、穿山甲、麂、猿、四腳蛇;十獸紀日而得名。此十獸紀日,顯然比劉堯漢等人從大涼山彝區發掘出的“十月太陽歷”要顯得古老,可以說,是“十月太陽歷”的一種古老的表現形式。

      據《天文歷法史》記載,十獸歷,是圣人戈施蠻(真名:施滴添自)與畢摩朔維帕、玉布妮玉、促薩額陸、兀沮施給,在默哼伯(今東川白馬山)上,用十棵桿,縮立于圓面上,中間放一水碗,通過太陽-照射在水上的反光所顯示的太陽南北移動的差距來測定季節變化而制定的。當時,他們還住在一個叫默戈的山洞之內。據彝文古籍《施滴添自》一書記載,施滴添自與獨阿姆(古彝語為“人祖”)是同代人,其譜系記述到成書時已是248代,每代按25年計算,已延續六千多年。從戈施蠻創造十月歷時還住在山洞內的記載看,此譜系記載有一定的可信性。因為六千年前,人類還處在新石器時代,由于建筑業不發展,許多人還尋找天然石洞作居住地。

      “十獸歷”與與“十八月歷”相比,最大一個特點是以獸紀日,每月恒定為36天,還承襲了將十個月后剩余天數作過年日的安排法。可以看出的是“十八月歷”的繼承和發展。其一年總天數為365-370天,與地球繞太陽一周的時間相差四五天,很不準確,這一點,也說明比之后來的“十月歷”原始。以獸紀日,是該歷法的一大創造,給后世界的歷法以很大影響。

      “十月太陽歷”以虎、兔、龍、蛇、馬、羊、猴、雞、狗、豬、鼠、牛十二獸紀日,每三輪36天為一個月十個月為一年。剩余5-6為過年日,這樣一年總天數為365天多,基本上與地球繞太陽一周的時間365.25天相符,具有叫高的科學性。以水、火、木、土、銅五行分雌雄紀日,一年為十個月。可見,它是“十獸歷”的一個繼承和發展。它吸收了上述三個歷法的優點,年、月、日、時的設置很工整,季節準確,計算方法簡單明了,方便記憶,又距有很高的科學性,是彝族天文歷法發展完善化的一個標志。

      “十月太陽歷”中的創制時間,因缺乏史料而無從考定。從其給予中國文明的形成于極大影響,《夏小正》——夏朝的歷法,就是在彝族“十月太陽歷”基礎上的一個歷法,“十月太陽歷”中的“36”“37”兩處圣數滲透了漢文經、史、子、集等情況分析,其創造時間也當在六千年以上至一萬年之間。此歷法在滇池周圍和成都平原古夷人中沿用許多代人,后來隨著古夷人的分支,遷徙,被羲、炎、黃帶到到中原,成為華夏文化有機組成部分。這段歷史,因種種原因,目前還得不到許多人的公認,但筆者相信,不久的將來、總會大白于天下的。

      四、“十月太陽歷”的湮滅

      從現行的各種歷法的對比研究中,我們可以看出,彝族的“十月太陽歷”是一個比較科學的歷法。其科學性甚至遠遠超過現行的公歷和我國的陰歷(農歷)。現行公歷和陰歷,最大的缺點是月數、天數不工整,有大月小月;農歷每隔四年還得設置個“潤月”。大月31天,小月30天,二月才28天。這種復雜的計算和設置,一般人無法弄明白。彝族“十月太陽歷”卻避免了這些缺點。

      它既科學又簡單明了,具有廣泛的群眾性。可惜后來都失傳了。其失傳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其中最主要的是兩漢以后深人西南彝區,在彝區推行陰歷所致。

      我們知道,歷法可以說是皇權的象征,歷史上任何民族入主中原,成為統治者,就要推行自己的歷法,以統一時日。如,夏朝行“夏正”(即夏小正),商朝行“商正”,明朝有“大統歷”,清朝有“皇極歷”。從性質上分,“夏正”屬太陽歷,“商正”起都為陰陽歷和陰歷。這些陰陽歷和陰歷,實際上都是我國現行陰歷的不同版本,所不同的是歲首和節氣的時間有些變化。正因為各個朝代制定和推行自己的一套歷法,新王朝取代舊王朝,推行新歷法,舊歷法也就終止。各少數民族部落王國一旦統一于中原王朝建制,其歷法也隨之被取代而逐漸湮滅。

      西南彝區,因地域偏僻,統一于中原王朝的時間較晚,彝族“十月歷”到南詔之后才逐漸湮滅,被陰歷所取代,只在古彝經書,在民間習俗得以保存。

      五、彝族“十月歷”發掘的意義

      湮滅一千多年的彝族“十月太陽歷”被發掘整理出來,重新公諸于世。這件事在中國文化發展史上具有十分重大的意義。

      首先,它豐富了中國的文化寶庫。過去就歷法而言,人們一般:都只知中國有陰歷,也就是自“商正”之后,各朝都作了修定,而實質不變的農歷,而不知道中國有“太陽歷”。對于夏朝的歷法《夏小正》,夏朝被商朝滅亡后,《夏小正》也隨之失傳。春秋時,孔夫子到夏朝故地記國游歷,發現民間有《夏小正》流傳,將它搜集整理出來,才得以傳之后世。過去,歷代史卿都認為《夏小正》是陰歷,直到彝族“十月歷”發掘出來后,才發現《夏小正》是根據彝族“十月歷”指定一個十月太陽歷。并且與彝族“十月歷”的有關數字,對中國文化史上的許多“謎”作出了令人信服的解釋,可見彝族“十月歷”的發掘,使我們增進了對中國文明的理解,解開了中國文化史上的許多“謎”,其意義非同小可。

      其次,確定了中國文明在世界文明史上應有的“鼻祖”’地位。過去世界四大文明古國,中國被排在最末一位,即埃及、印度、巴比倫、中國。歷法的制定,是人類文明史上的一個重要標志。埃及被排在四大文明古國之首,因為它在公元前四千二百多年就有了太陽歷。印度、巴比倫兩國歷法的制定,都在公元前三千年。而過去,只知中國文明從甲骨文算只有三千多年,有個《夏小正》 ,說是復朝的歷法,但究其時間,只追溯到公元前21 世紀至16 世紀。五千年前的“伏羲畫八卦、造書契”只是當做一種傳說,自然被排于末位。彝族“十月歷”的發掘問世,把中國的文明史,從五千年提前到近萬年前。按“人體歷法”、“十八月歷法”算,更為久遠。早在1902 年,梁啟超曾為中國被排在四大文明古國之末不平而大呼:“中國乃至世界文明之鼻祖也!”但卻找不到論據。彝族“十月歷”的發掘,終于證明中國確實是世界文明之鼻祖。

      彝族“十月歷”的問世,為世界歷法的改革提供了一個科學的藍本。現在通行世界的公歷,前面已提到是不夠科學的,年、月、日都欠工整,計算方法復雜,不夠大眾化,世界歷法家們早就提出了改革公歷的問題,但一直找不到較為科學的藍本。彝族“十月歷”一經公布,在世界科學界引起極大反響,1990年元月5日,法國的世界歷法專家喬治,在巴黎召開了一個“中國彝族十月歷研討會”并將劉堯先生提供的許多照片和文字資料進行了展覽,引起了很大的反響,因此可以說,彝族“十月歷”的發現,給世界歷法的改革帶來了希望。

      彝族“十月歷”光耀世界的日子已為期不遠。

      作者:戈隆阿弘
      原載:《紅河彝學二十年》
      文字來源:搜狐網“街邊的那些生活觀察”

      彝族人網,創建最早,影響力和規模最大的彝族文化網站,yizuren.com

      所屬專題:

      彝族十月太陽歷專題
      茄子在线看片免费人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