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 id="98jgy"><pre id="98jgy"><dl id="98jgy"></dl></pre></th>

      <dd id="98jgy"></dd>
    1. <nav id="98jgy"><center id="98jgy"></center></nav>

      彝學研究 Yi Study

      當前位置: 首頁 > 彝學研究 > 彝學研究論文精選

      彝族葬禮的文化教育內涵研究

      作者:?余舒 發布時間:2021-03-22 原出處:?《教育文化論壇》2017年2期
      彝族人網,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yizuren.com

      ?摘要:葬禮作為“一只看不見的手”在社區中發揮教育作用,潛意識地影響著人們的社會生活。其教育過程通過教育施動者—祭司、受教育者—參加儀式活動的人和教育影響過程(即儀式教育者和受教育者之間的互動)三個因素完成。本文對彝族葬禮的文化教育,如道德文化、歷史文化等內容進行了梳理,從而揭示了儀式文化教育促進了家庭、家族以及社區等領域的社會網絡關系建構,進而強化了人們之間的凝聚力。筆者認為,在生活中研究活的文化教育有利于了解彝族社會和進一步證實儀式教育是學校教育的重要補充。
      關鍵詞:彝族葬禮;教育
      基金項目:國家社科基金西部項目“中國彝族葬禮研究”的階段性成果(16XMZ035);貴州大學民族學重點學科群建設項目的資助。

      一、問題的提

      教育概念的界定,歷史上五花八門。每一種定義都伴隨著特定歷史條件和認識基礎。教育含義分為廣義和狹義。廣義的教育定義就是增進人們的知識和技能,影響人們思想品德的活動,都是教育;狹義的教育定義即學校教育,指的是根據一定的社會或階級的要求,有目的、有計劃、有組織地對受教育者的身心施加影響,把他們培育成為一定社會階級所需要的人的活動。[1]5顯然,此文所談的教育屬于廣義的教育范圍,是非學校式的教育,它是學校教育的重要補充。中國彝族主要分布在滇、川、黔、桂,有871萬人(2010),有自己的語言、文字、禮儀、宗教信仰等文化。通過考古發現,貴州、云南出土的幾千年前的陶器赫爾青銅器上,也載有古代彝族的文字符號;在漢墓壁畫、南詔瓦當上,也有古彝文化,足見彝文歷史之古老。彝族人利用了樹葉、竹片、獸骨、獸皮、陶石器、金屬器和紙張等物質載體給后人留下了寶貴的彝文文獻。有像《宇宙人文論》、《西南彝志》等百科全書式的彝族文獻鴻篇都豐富地記載了彝族先民的教育文化,如贍養父母、孝敬父母、待人寬容、恭敬族鄰、尊老愛幼、不分等級悼念等道德教育;如遷徙文化、舅氏為大等方面的歷史教育文化。實際上,長期以來,這些內容都不同程度地貫穿于彝族人的社會生活之中,從而使人們無意識地從中受到了熏陶,其中彝族葬禮就是典型的例子。當然,各民族乃至于同一民族由于所處的社會環境、地理環境等方面的差異性,葬禮的模式是不一樣的,呈現了多元化的特點。目前綜觀中國彝族的葬禮,如葬式有火葬、土葬、樹葬、懸棺葬等;模式有基督教、道教、畢摩教、復合型(畢摩教、道教、基督教、各民族等文化的混合)等。當然,各種模式及其葬式都有一定區域特點,如基督教式葬禮分布在基督教傳播比較濃厚的彝區(如貴州威寧、赫章;云南武定、祿勸);畢摩教式葬禮在各地都有不同程度的保留;道教式葬禮分布于彝、漢雜居區;復合型式葬禮分布在苗、彝、漢雜居區(如云南武定、祿勸;貴州威寧、赫章等)。總的來看,彝族多元化葬禮是彝族文化、其他民族文化、中國傳統文化、西方文化等多元文化的融合。那么有著長期根深蒂固文化濃厚的彝族葬禮為什么呈現了多元的文化景象呢?顯然,人們接受多元文化的重要原因之一是雖然不同模式、不同葬式的葬禮表象上的內容不同,但其中反映教育的宗旨具有相似性。此過程是在經歷了曲折過程中不適應到適應,甚至再處于不適應中不斷磨合的過程。由于篇幅所限,本文對其中文化教育內涵的探討主要以彝族傳統葬禮為著眼點。

      葬禮研究一直是民族學、人類學研究的重要主題之一,如對非西方無國家形態下部落的葬禮研究:如列維斯特勞斯在《憂郁的熱帶》一文中運用了結構人類學的理論、方法分析了死亡儀式背后所反映的社會文化邏輯,進而對西方文化中心主義觀念的反思;[2]275-293格爾茲對葬禮研究指出儀式促使社會發生沖突,進而對禮儀的社會整合性理論的反思[3]等。以彝族葬禮作為專題研究也一直以來受到了很多學者的關注,但專題對其教育文化內容研究的成果還沒有。鑒于此,本文結合前人研究的理論、方法,具體解決傳統模式下彝族葬禮向人們教導了哪些教育文化、價值意義何在等問題。筆者認為,在生活世界中研究活的文化教育有利于了解彝族社會和證實儀式教育是學校教育的重要補充等方面都有一定的價值意義。

      二、彝族葬禮的道德文化教育

      “道”即孝道,孝道最早萌芽于新石器時代的農耕文明,周初得到了統治者的強調,但真正對“孝”進行理論歸納和總結的是儒家。孔子在《論語》一文中所述,“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眾星拱之”,意思是用道德去治理國家,就好像是北極星一樣,踞坐在它的位置上不動,周圍的群星都會拱衛著它,又如,“今之孝者,是謂能養。至于犬馬,皆能有養,不敬,何以別乎?”。[4] 14-15彝族人認為,對老人舉行隆重的喪葬禮儀一方面是敬重老人的表現;另一方面下輩可以互惠性地獲得祖先賜予的福祿和庇佑。當然,不同社會關系在葬禮上履行的責任、義務是不同的。通常,以亡人為中心,根據與其社會關系的遠近來確定責任和義務。葬禮通常由子女操辦,但由誰主辦不同地方有差異,有的由兒子承辦,女兒作為外家來參加葬禮,并且男女在葬禮上的消費有文化上的差異;有的地方由兒女一起操辦整個葬禮。至于葬禮規模,如天數長、消費多等方面,不同模式的葬禮只要經濟條件允許的話都比較注重。在彝族人的心目中,無論是哪一種儀式,如道教式的、畢摩教式的、基督教式、復合型式等葬禮方式,為亡人舉行隆重的儀式都是盡孝的表現,人們會傾其所有為其辦理喪事是他們報答養恩的重要方式。隨著社會環境、變遷程度等因素的差異,喪葬儀式內容不同。如在貴州彝族區域,多數舉行的喪葬儀式一次性完成;在四川涼山彝族地區,也有舉行二次葬禮的情況,通常第一次葬禮人力、財力等還沒有充分準備,因此,相對簡單,但是子女為老人舉行隆重傳統葬禮習俗一直是責任和義務,因此,子女們在經濟條件相對豐厚的情況下舉行二次葬。隆重葬禮表現盡孝,可在葬禮上念誦的經文可知,如:

      死后作大祭,祭場寬又大,孝賢子祭父,孝心人祭母,賢妻祭祀夫,賢孫孝祭祖,姑娘悼念母,赴悼表思念,悼念行祭奠。整個祭場上,規矩行禮儀。布摩作祭禮,洛合(法帽)戴頭上,米谷作奠作,坐著執法事。整個祭場上,舅表侄赴悼,姑喪侄赴悼,族人喪族悼,朋喪友來臨,友喪朋赴悼,夫喪妻赴悼,富人喪窮人悼,君喪民來悼。民喪君赴悼,祖喪孫赴悼。聲望靠禮行,獻牲表心意,祭獻牛大禮,祭獻羊此禮,祭獻豬三級。活人表孝心,來致敬孝的,獻牲獻熱血,獻牲獻熱血。獻牲行禮人,道德行得好,聲望靠禮行,死后作大祭,整個祭場上,擠滿了山間,如云霧彌漫。規模非常大,牛牲多如琵琶果,羊牲多如白石山,豬牲堆如黑陶山,牲血流成河,就是這樣的。[5]206-210

      從上述內容可知,葬禮是大家的事情,此處“家”的涵義涉及到小家庭、家族、親屬、村落等成員的凝聚。正如費老指出的,中國的家的根據是一個事業組織,家的大小是依著事業的大小來決定的。如果事業小,夫婦兩人的合作就能夠應付,這個家也可以小到家庭;如果事業大,超過了夫婦兩人所能擔負時,兄弟伯叔全都可以集合在一個大家里。因此,鄉土社會中家的大小變異比較靈活。[6]240那么不同的社會關系責任、義務是如何的呢?下面以亡人為中心,由近及遠的對其進行梳理:

      首先,孝子。葬禮上對孝子如何孝敬父母、如何為人,違反此行為后的社會輿論、受到的懲罰,及孝子的孝和父母的功與過是相輔相成等方面的道德教育文化內容在葬禮上念誦的祭祀詞中有反映:

      祭祀的場所,教化師用場;祭祀的場所,賢子孝祭父,父佑子碌碌,碌位相接替,無其它行為。上古的時代,孝經造文明,傳為道德經;在生不贍養,死后獻祭牛,是獻牲之道,但有人會說:你父母孤苦,在生贍養好,安排好后事,才是孝心人,算是有道德。在上不贍養,不問溫和飽,不問寒和暖,不管吃與穿,如此不道德,這樣無孝心,天地都不容。還不只這些,孝敬生父母,贍養的義務,行為是這樣。盡心的恭敬,盡力去照顧,崇敬其教誨。依教導行事,孝敬父母的,才是孝心人。贍養父母,照料義務,一生最快樂,一生最快活,好菜不忙食,先給父母吃。福祿先給父母享。彝族的六祖,最講究孝敬文,父母在世時,問寒又問暖,弟兄和睦,團結友愛。孝敬還有令:世上人間里,人生講孝心,不孝敬父母,不崇拜父母,實在太丟底,無倫理道德,家國事不顧,不求友誼事,不顧祖名聲,常不務正業,得過且過,人人咒罵他。[6]156頁還有記載了如何為人的道德教育文化內容,如:“人生的道德,要文明禮貌,行善莫作惡,語言要優美,良心行為正,凡事要三思,就是這樣的。為人在世間,無有孝敬心,出言不思索,愛惹風邪事,不依人勸告,自己說了算,自個占風頭,說話不栽根,自不識抬舉,不受人尊重,怑逆不重要。世間此種人,不孝又無道,有道行孝心,必須這樣做。恭敬族鄰人,學知識文化,樹重望德性。出門走親戚,遇著的君子,當領主尊敬,遇到的臣王,當生父崇敬,逢到年輕人,拜做親兄弟。在任何場合下,隨和去尊重。做事要在禮,為人要孝道,賢能做善事。為人在人間,四前要顧后。”[5]159父母教育孩子的義務:人生的愚昧,是其父母過,胡言亂于人,也是父母過。賢能父母育,犬駱有六種。[5]28

      其次,妻子、子媳。關于賢妻、子媳的盡孝義務在葬禮上念誦的“賢妻祭夫君”祭祀詞有記述:

      在那古時候,賢妻祭夫君,設立大靈堂,做牛、馬、象、鹿等紙火祭品。到了夜半時,拿起舞彩帶,吹起了蘆笙,領著妻祭祀,換上彩綢帶,敬上了美酒,十三件壽衣,搭在雙肩上。壽批氈上床,抱在手上說,陰間隔陽間,今日來相見,是最后相別。陰間和陽間,如高山相隔,隔著深井水,夫妻在生相處,相親又相愛,互相整衣著,相互備馬騎,事事相關心。在今這時候,賢妻帶來酒,三樣禮品酒。通過潔凈后,混合著點裝,親自來致喪。賢妻祭夫君,如此盡孝心,盡忠的程度,就是這樣的。子媳辦喪祀,壽衣用九件,墊蓋全裝妥。其子媳,其家族,備飲食壽衣,辦靈體墊蓋,賢子祭葬父,子孫一表才,子媳相和睦。還有為亡者進行指路儀式也是子媳盡孝同時也是義務,如祭祀詞:為祖父祭祀,超度和指路,盡孝誠道。升天(有的稱死亡叫做升天)有歸路。給亡靈超度,指路列名譜,排序祖靈臺,不時受敬拜。信仰成規矩,靈體守墳墓,逢春作祭拜。在生活過世,孝敬一樣待,要聽古人言。[5]171-175

      第三,對于族鄰、舅氏、家族等的道德文化教育內容的綜合敘述,如:

      故祖健在時,受子媳恭敬,孝孫盈滿堂,身為國舅,祭文作告別。故祖的一生,心為別人想,胸中懷大志,廉潔過一生,建交了好友。故祖在世時,賢能的一生,美好的一生,子媳也孝順,社會名譽高,德高望重。舅家獻魂馬,舅氏到場來,到場來獻牲,族鄰相聚,共同辦致喪,舅氏家祭悼,為故祖頌德,恭敬酒一杯,孝敬長輩人。獻牲作祭奠,牲品祭亡靈,牲品獻死者,祭悼表孝德。祭喪人團聚,逝著有賢能,祭著有美德。其中舅氏在葬禮中的重要作用在下文有敘述。

      三、彝族葬禮的歷史文化教育

      首先,舅氏為大。舅氏為大,善舅家的歷史文化教育習俗一直延續至今。當然,在不同模式的葬禮中此習俗都有展示。如以傳統的彝族葬禮來說,在喪葬正酒的前幾日,就要告知舅家,并且需要孝子親自背上手禮,背的手禮中酒和煙是必不可少的,若在正月間就需要背上盡孝老一輩的物品凍肉(由豬腳加上各種佐料凍制而成的)。提前幾天通知的目的一方面出于禮貌,另一方面為舅家提供充足時間來準備要送的禮物。通常無論經濟狀況如何,祭祀的牲畜都不可少,如牛、羊、豬等。經濟條件一般的送羊或豬,條件好的都齊備,還有其它祭奠的被子等。送到后,在葬禮中專場為舅氏舉行隆重的一場祭牲儀式,在象征性的祭祀時同時念誦《作齋供牲》的祭祀詞,如:

      “舅福為財增,祿為女基厚。庶民樂房屋,官吏施號令,舅氏敘譜系,靈畢司祭儀,祭禮敘井然。祭司善始終,臣子學祭禮,舅舅獻牲禮,外侄來獻祭,八方同相聚,祭場共祭祀等。彝人樹形象,給至親報喪,舅侄來悼念,侄輩致祭文。依倫理排位,舅輩最至尊。如雄偉高山,致高受尊重,受我這片心。盡老表孝德,如此來作禮,禮儀這樣行。”[5]252-258

      據目前來看,舅氏為大的傳統歷史教育知識不僅表現在傳統的葬禮中,還有很多儀式中,以婚禮為例。如在結婚儀式的相親、打財禮、送親等環節中都滲透舅氏為大的教育思想內容,但在不同程序里扮演的角色不同。如請舅舅參加相親儀式目的是要舅舅參與斟酌,舅舅在決定雙方是否適合方面有一定的決定權;打財禮儀式上舅舅分得部分禮金,通常包括衣物、錢財等;送親儀式上,舅舅必須是送親隊伍中的一員,并且送親隊伍的一言一行都要聽從舅舅的安排等。另外,在以道教式文化為主的彝族葬禮中,此習俗也有明顯的展示,只是其表現方式有些差異,但宗旨是一樣的,即向人們傳授舅氏為大的歷史文化教育。以筆者在大方參與的一場彝族道教式葬禮為例。此家庭居住于彝族、漢族雜居的村寨,因此,彝族葬禮如同漢族葬禮一樣,以漢族道教葬禮程序為主。此葬禮上,邀請舅家也是被當做一回重要事情,只是所背的手禮有些差異,如孝敬老人的禮品(凍肉、豬頭)等都已不被重視;還有祭牲的差異性在于通常選擇黑色的山羊、豬,牛、毛羊已不被提倡。總的來看,物的類型差異性并不妨礙其表達的宗旨意思。還有在喪禮上,道士先生也為舅氏準備了一場隆重的祭牲儀式,但祭文不是道教經典上所寫的內容,而是由舅家親自撰寫的祭文,主要的內容涉及舅家的家族譜、舅家對亡者的悼念等內容。上述行為表現了彝族人從母系氏族到父系氏族社會以后延續了該習俗,即彝族不僅重視父系歷史,也十分重視母系歷史。

      其次,遷徙史。彝族遷徙史在葬禮中的指路儀式上有清楚的記述內容。指路儀式伴隨“指路經”祭祀詞同時進行。彝族先民經過不斷向外發展,不斷遷徙,逐漸遠離故土,思念故土。因此,無論走到天涯海角,對故鄉的思念如影相隨,生不能回故鄉,死后也要歸故土。因此,老人死后必須請畢摩主持指路儀式,將不死的靈魂從當地出發,沿著祖先遷徙的路線逐站往回走向家族的發祥地。指路通常從亡人所居住的村落開始指起,一站接一站向前,在每一個站都有對其地理環境、生態、每一地點的行為規則等內容都要介紹。彝族遷徙史在彝族“指路經”祭祀詞上有記載,但不同地方的彝族的遷徙路線不同,因此在各地所使用的“指路經”祭祀文上有不同的指路路線,但也有相似處。路線從死者的住地開始,彝族《指路經》是一部氏族祖先的遷徙路線圖。如以云南石林蒲草村葬禮上念誦的“指路經”內容可知,如:“不要太悲傷,不見地方見,走出蒲草村,占遲(蒲草村境內)減地見,占遲減地方,披上蕎花飄,坡下菜葉香,山巍樹林茂,村民有池塘,風春綠波蕩,站在水塘邊,見到躍寶山。站在格博山,見到了格底(宜良縣九鄉),格底大村寨,蝦子魚沒有尾。見仡興剁奧(尋甸、陸良境內),見到阿里山,見著阿著底(大理附近)…抽吐德木站,不見地方見,見梅來液尺,梅來液尺(昭通葡萄井)地,有眼見泉水,梅來液尺地站,不見地方見,見賽馬當山,河水潺潺流…”[7]912-923。從該村彝族指路路線看,從亡人居住地出發,路經過了大理、昭通等地。有如云南武定一代的彝族,指路的路線從現今武定縣發窩鄉,祿勸云龍鄉、撒銀盤鄉等地出發,最終回歸地在滇東北即今昭通一帶,是彝族六祖的發祥地,所以其中也有相似指路的地點。再如威寧一代的彝族指路路線,路經威寧草海、烏蒙山等地,終點指向云南大理洱海點倉山—即今云南大理洱海之地。因此,不同區域的彝族遷徙路線以儀式的方式一代一代地往下傳。因此,把各地彝族《指路經》路線聯系起來,就是一步彝族支系發展的路線,是一副精細的古代彝族路線圖。總之,遷徙路線構成了家族或民族記憶的依據之一,從而加強了人們之間的凝聚力。

      四、小結

      綜上所述,彝族葬禮通過教育施動者(主持儀式教育過程的祭司)、受教育者(參與儀式活動的人)和教育影響過程(即儀式教育者和受教育者之間的互動過程)三個因素完成教育過程。此過程通過融匯一系列肉眼能夠看見的儀式實踐行為和念誦的祭祀詞的象征符號系統來展現,從而使人們從中受到熏陶、影響,進而促進村莊社會的運作。正如特納指出的,符號創造了文化,符號使自然世界變成了文化世界,人再通過接受教育從“自然人”變為“文化人”。[8] 當然,葬禮蘊含的教育文化內涵豐富,本文主要只涉及到兩方面的內容:第一,孝道文化教育,主要從不同社會關系在葬禮上應盡的義務、權力,如孝子、妻子、子媳、家族、舅氏、親朋好友等方面入手;第二,歷史文化教育主要以促進親戚關系凝聚力的舅氏為大、加強家族或民族凝聚力的遷徙路線內容來展開。總的而言,上述兩方面的文化教育都發揮了增強社會網絡關系的建構,強化人們之間凝聚力的價值意義。其強化的價值意義是差序性地以亡靈為中心波浪式地向外推出的社會關系而逐步滲透的。在中國鄉土社會,差序格局的組織是比較重要的。正如費老所述的,中國鄉土社會的基層結構是一種所謂的差序格局,是一個一根根私人聯系所構成的網絡。這種差序格局的社會,是由無數私人關系搭成的網絡。這網絡的每一個結都附著一種道德教育要素,因此,傳統的道德里不另外找出一個籠統性的道德觀念來,所有的價值標準不能超脫于差序的人倫而存在。[6]36總之,禮儀作為“一只看不見的手”發揮其教育作用,進而調控著村莊社會秩序建構;同時也為其提供了合理性的存在理由。

      參考文獻
      [1] 王彥才,郭翠菊.教育學[M].北京:北京師范大學出版社,2010.
      [2] 〔法〕列維斯特勞斯.憂郁的熱帶[M].王志明,譯.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09.
      [3] 〔美〕克利福德·格爾茨.文化的解釋[M].納日碧力戈,等,譯.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99.
      [4] 齊豫生,夏于全.中國古典名著[M].延邊人民出版社,1999.
      [5] 龍正清.海腮摩啟[M].貴州:貴州民族出版社,2002.
      [6] 費孝通.鄉土社會——生育制度[M].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1995.
      [7] 黃建民,巴莫阿依.中國少數民族原始宗教經籍匯編—畢摩經卷[M].北京:中央人民大學出版社,2009.
      [8] 王榮,滕星.特納的儀式理論對少數民族教育的啟示[J].民族教育研究,2016.

      原載:《教育文化論壇》2017年2期;原刊責任編輯:蒲應秋。
      作者簡介:余舒(1980-),女,彝族,貴州威寧人,博士,貴州大學歷史與民族文化學院副教授。研究方向:彝族社會文化。
      申明:本文從公開互聯網平臺轉載,并經彝族人網重新編排,旨在公益宣傳彝族文化和彝區發展。版權歸屬原作者和媒體所有,如涉及版權事宜請與我們聯系進行刪、改。
      彝族人網,彝族文化網絡博物館,yizuren.com
      茄子在线看片免费人成视频